• 首页
  • 新闻
  • 价值500万的叶赛宁。俄罗斯的私人博物馆注定要出售吗?

价值500万的叶赛宁。俄罗斯的私人博物馆注定要出售吗?

广告中写道:“不出售房产,只出售展台及与作家有关的所有东西,只有艺术鉴赏家可以懂。欢迎致电、致信咨询。”

该博物馆于2000年代初由奥廖尔文学评论家格奥尔吉·阿加科夫创建,他多年来收集了与叶赛宁相关的书籍、绘画及服饰等。 该收藏还包括诗人的信件。总的来说,奥廖尔地区与伊万·屠格涅夫、尼古拉·莱斯科夫和阿纳撒修斯·费塔的创作有关。 但是叶赛宁的第一任妻子叶塞宁·兹纳伊达·赖希是在奥勒尔出生的。 他们的女儿塔蒂亚娜也是在此出生的。

在赖希父母房子原址上,搭建了叶塞宁广场,还放置了诗人的半身像,但是后来在此处建了住宅楼。正如《共青团真理报》在15年前所写的那样,阿加尔科夫在赞助商的帮助下,在该座住宅楼中购买了一间公寓并在其中设立了一家博物馆。

——“博物馆是免费的。创立它的目的不是为了盈利,而是希望年轻人愿意读叶塞宁的作品并了解他。”奥尔吉·阿加科夫那时说道。

不久前,奥尔吉去世了,他的后代认为与博物馆相比公寓可以使他们赚更多钱。 他们以500万卢布的价格愿意出售所有展品。 继承人回答不上来为什么是这个价格。当 《故乡》报的记者打通广告中的电话号码,他们说“愿意以400万、300万的价格出售”。

俄罗斯有许多类似的私人博物馆。 例如,梁赞地区的阿纳托利·斯米尔诺夫(在卡西莫夫,离叶塞宁地方不远)创建了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故事的俄语译者安娜·甘森博物馆。斯米尔诺夫了解到他的房子位于安娜·瓦西里耶夫娜出生的那栋旧建筑的原址上,从而创作了自己的故事。

在沃罗涅日和维亚济马也有叶塞宁博物馆。维亚济马的博物馆成为了俄罗斯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它是由当地机械制造厂的铣床操作员、该市的名誉市民帕维尔·普罗帕洛夫创建的。 他的收藏使许多人赞不绝口。

但是普罗帕洛夫于2018年去世了。 博物馆就此闭馆了 。 不足两年的时间,花了半个世纪收集的收藏品不知去向了。

孩子继承了博物馆住宅。《故乡》报的记者了解到博物馆在装修,显而易见的是其目的是为了改成民居。而藏品显然在出售,而有人愿花数百万购买藏品。

他的儿子不想将任何藏品捐赠或出售给城市(他的父亲显然没有留下遗嘱);他不想与任何人讨论博物馆的命运。然而,他向维亚济马地方传说博物馆捐赠了些现代书籍与一些苏联后期的瓷像,其中许多已破损。显然,这样做只是为了节省空间…

帕维尔·普罗帕洛夫曾拥有叶塞宁生前撰写的几本出版物,以及他那个时代的诗人——布洛克及留耶夫的书籍。此外,还有许多带有维亚济马景色及20世纪初的维亚济马风景的明信片与照片、几座圣像、圣尼尔·斯托洛本斯基木雕雕像、铃铛、大量硬币以及稀有的徽章与标志。

“以前天真地认为我收集的所有藏品将会大受欢迎,会给我放置藏品的地方,还会有人帮助我…..然而,不得不将自己限制在这样的马马虎虎成就的博物馆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意识到:维亚济马政府根本无法评估他们所拥有的和可能失去的东西,”普罗帕洛夫在2012年的一次采访中说道。

这篇短文被称为《普罗帕洛夫的财富》。现在可以说,这笔财富已遗失了。而现在再听一下博物馆创始人的话,当他的后代摧毁了他花一辈子收集的藏品,他的话听起来更刺耳:“我希望有一天当导游带游客观光维亚济马,展示雕像时会说道:维亚济马博物馆中陈列着俄罗斯伟大抒情诗人谢尔盖·叶塞宁的第一本书籍。游客会积极要求导游带他们去参观这家博物馆。而这个时间什么时候会到来,我也不知道……”.

几年前,特维尔地区集体农场前领导人亚历山大·沃尔努欣创立了弗拉基米尔·科尼洛夫海军上将博物馆——他是出生在此地的克里米亚战争英雄。接下来开设了农村生活博物馆。对于特维尔的旷野来说,看到这一现象令人惊讶。去年,亚历山大·雅科夫列维奇离开了这个世界。特维尔地区斯塔里茨基区政府告诉《故乡》报记者,该博物馆由亚历山大·沃尔努欣的妻子保管。 地方政府根本无权将博物馆收归公家保管。

通常,与主要原则为“禁止触摸”的国有博物馆相比,  私人博物馆的展览与概念更有趣和更具吸引力。但私人博物馆与民间博物馆没有保障,黯然消失的风险很大。从众多例子来看,这样的博物馆对于博物馆所有者的后代来讲是个负担。而政府没有精力去维护它们:需要对预算资助内的博物馆进行管理。

迄今为止,私人博物馆工作人员与政府之间的合作尚不完善。 例如,在极少数情况下,政府免费给予私人博物馆房产。 俄罗斯私人博物馆协会会长阿列克谢· 萨布罗夫对此举出如下事例:

——例如,穆罗姆市有一家网络私人博物馆。 25年来,所有者一直在收集电子行业生产的一切东西。 现在该博物馆即将出售……对我们的历史来说这将是一个损失。或伊兹麦洛沃的铁博物馆。 我从未见过这么多类型的铁! 博物馆有家族史、万物互联, 但是租金过高…..

阿列克谢·萨布罗夫在普及私人博物馆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例如,去年他在莫斯科的一次展览中聚集了数十家博物馆:

——通常,地方政府并不重视私人博物馆。 毕竟,他们之所以开放博物馆,不是因为有钱,就是因为某人有爱好,并且想向所有人展示并从而收回成本。 假设,如果在莫斯科建立一家私人博物馆。 通常,如果它坚持营业五、六年(如果它可以坚持营业的话)仍然无利可图。而 在其他地区——更是如此。

协会在努力支持从事私人博物馆及教育的人们。现在,阿列克谢·萨布罗夫试图与政府部门取得联系,希望他们可以表彰尤里·阿鲁特舍夫雅罗斯拉夫尔书法博物馆的创建者。他患有肿瘤,寿命不长了,但他仍继续在书法学校任教并从事博物馆的经营工作。

前几天,在索科利尼基俄罗斯古斯里琴与中国古琴博物馆开馆了。 现在,关于古斯里琴(原始的俄罗斯民间乐器)的了解很少。 但这里不仅收集了古斯里琴本身,还收集了许多民俗探险中的独特材料。

“如果私人博物馆在消失,我们将失去国家博物馆无法保留的文化,因为它们更加保守和官僚主义,”阿列克谢·萨布罗夫说。“而私人收藏家在收集真正有趣和不寻常的东西。如果他们离开,那这里将是一片空白。”

资料来源:俄罗斯报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