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豪生男爵博物馆和女神幸福复古博物馆的创始人出版了一本书籍 – 俄罗斯私人博物馆
  • 首页
  • 新闻
  • 闵豪生男爵博物馆和女神幸福复古博物馆的创始人出版了一本书籍

闵豪生男爵博物馆和女神幸福复古博物馆的创始人出版了一本书籍

《家庭灯罩下。从A到Z的家庭游戏与娱乐》一书是有关19世纪与20世纪桌面游戏与家庭娱乐故事的集合,故事又有趣又提供知识。除了著名的游戏外,书籍还介绍非常稀有的游戏,其中有些游戏是首次介绍的,并研究了它们在不同国家的发生历史和流传方式。儿童与成人,儿童休闲的老师和组织者将对这本书很感兴趣。 作者收集了19世纪与20世纪上半期的大量游戏,以及造型与应用艺术作品,它们作为该出版物的文献插图。

生活不是游戏。 但游戏是小生活。 它有开始与结尾。 它伴随着胜利或失败。 具有自己的规则。具有引导目标的指导线。 打开的桌面游戏盘、棋盘、罗托牌,这是游戏者沉浸其中的一种神奇空间。 就像好书、电影或表演能吸引人一样。 这种状态可以称为被游戏迷住的状态。 但当游戏结束了,分计算好了,获胜者被确定后,这种魔力就消失了,游戏者又回到现实世界中。

孩子们玩游戏时会故意假装地过这样虚拟的生活。它可以是冒险活动或旅游,就如在丰富多彩的桌面游戏中一样。 或可以是 “心灵的冒险活动”如在象棋中那样。但都是比赛,就像在真正生活中一样。许多非常杰出的人物都非常感激他们童年时代的游戏。 杰出的物理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得出结论:“游戏是研究的最高形式。”

人们发明了许多游戏,正经的与好玩的,聪明的与不太聪明的,提供知识的与引起兴趣的,发展敏捷性、反应性与独创性的游戏。 伟大的科学家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曾经说过:“人们从未比游戏发明展现出更多的才华。” 此外,它们还教授与同辈和年长者的重要沟通技巧,和平解决不可避免的纠纷和争吵的能力以及自我控制能力,即学会毫无愧色地接受失败,不吹嘘意外胜利。

游戏使男孩和女孩成长,而将大人则变为孩子。游戏将整个家庭团结在家庭的灯罩下并非偶然。 在一些家庭珍惜祖父母使用过的游戏。 不幸的是,幸存下来的旧游戏不多:小塑像、筹码容易丢失,象棋盘容易坏,纸板桌面游戏的寿命特别短,它们有时在大火中燃烧,在搬家的时候会丢失。一些个别的游戏才幸存下来了,目前保存在博物馆、图书馆与私人收藏中。几个世纪以来,它们反映了往昔的历史、宗教、科学、技术、文学与艺术。 考虑到旧游戏,很容易想象我们的祖父和祖母在童年时的样子,他们喜欢什么,梦想着什么。 传承的家庭游戏与娱乐是家庭的宝贵资产。 孩子仍然喜欢并愿意玩这些游戏,对于成年人来讲,这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希望永远可以这样,希望这条魔线不会撕断。

正为此写作了这本书籍。在此之前,举办了塔季娅娜·马基耶娃收藏品中的游戏与玩具展览:莫斯科的“我们祖母的游戏”,梁赞的“男孩是用什么做成的?女孩是用什么做成的?” 、“儿童区· 100年前在萨马拉的游戏与娱乐活动”。在“俄罗斯私人博物馆·俄罗斯天才”展览中也展出了许多稀有游戏。本出版物展览品的照片是由尼基塔·马基耶夫拍摄的,他是所有与“家庭”主题相关的博物馆和展览项目的参与者,他还创建了自己的巡迴“手提箱中的博物馆”。

这本书仿佛是这类活动的一种延续。

作者转向一个对每个将童年保存在灵魂和记忆中的孩子和成年人来讲,都很珍贵的话题。 游戏是儿童生活中的第一个文化对象,其中包括最重要的功能:教养,教育和审美功能。 游戏陪伴孩子成长的整个过程,影响个性的形成。 这本书写得很简单,因此主要供学龄儿童使用。

该出版物的目的在于使读者熟悉分布在世界各地(主要在俄罗斯、欧洲和美国)的游戏,并了解其发生的历史,与之相关的传统和习俗。 其中一些材料专门介绍俄罗斯制造的桌面游戏、国产游戏的特点。 游戏发展的研究时期是从远古时代至20世纪后半叶。

作为插图,准备了许多桌面印刷的硬纸板游戏牌,罗托牌,成人与儿童纸牌,描绘在玩游戏过程中孩子的版画与图画。 19世纪至20世纪上半叶的棋盘游戏代表了一种让玩家“生活”一段时间的艺术空间。最早的版本充满了象征意义和纹章,它们发展当时孩子们的思想思维,而对于现代的孩子来讲,就唤起一种神秘感。

总的来说,这本书提出游戏在儿童、成年人和整个人类生活中的重要性的概念。 但几个世纪后,游戏的很大一部分仍然存在,并且可以重新加入儿童、家庭与儿童团体的世界中。 主题为游戏的诗歌、故事与童话片段补充了这本书。 该集子建立在百科全书或词典的原则上,文章按字母顺序排列,但不包含科学术语。 这本书将文本的认知与有趣的叙述有机地结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