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创精神何时才能不被压制 – 俄罗斯私人博物馆

首创精神何时才能不被压制

我在谷歌中输入“私立博物馆”字样,偶然发现了莫斯科现代书法馆馆长阿列克谢•沙布罗夫发起的项目。 原来,早在2018年11月,私立博物馆活动促进会已正式注册登记。

——阿列克谢•尤里耶维奇,您组建协会的想法从何而来? 毕竟,有人不止一次试图将私立博物馆团结起来,但都没有任何结果?

——我始终致力于现代书法博物馆的发展。在博物馆尚未成形前,我经历了很多艰难坎坷,因为需要进行严格的注册登记,编制藏品目录,聘用展览业务保管员和专家,不断开展科学研究工作,编制数据库等等。有些时候,我想结识和我有同样想法的人,了解他们所面临的困难,分享自己的经验,也通过他们向自己的商务合作伙伴展示真正的俄罗斯。于是,我开始到全国各地去参观私立博物馆。然后,决定编制私立博物馆名录。 一群同样感兴趣的人团结在我身边,几乎每个星期五和星期六我们都会飞往某个地区,了解当地私立博物馆及其创始人的情况。实际上,的确曾经有人尝试过组建协会,但我最初的想法并非是将博物馆联合起来。说实话,协会对我来说不是最主要的。希望借此与中国的私立博物馆建立商业联系是我的初衷,因为以公共组织发言人的身份出面更方便。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协会对我而言并不那么重要,但人们却注意到了协会的存在,一些潜在的商业客户通过协会,通过已有10年历史的书法博物馆的信息不请自来。

——加入协会的私立博物馆怎么样?

——博物馆形形色色,有些博物馆的收藏水平,在我看来,并不逊于国立博物馆。但也有一些,人们称之为“民间”博物馆,他们可能没有法人,不符合官方标准,但我认为不应该不把它们当作博物馆,因为他们收集了许多有重要价值的东西,例如弗拉基米尔的汤匙博物馆以及大诺夫哥罗德的烙铁博物馆。当我看到这些藏品时,我简直无法自持! 圣彼得堡留声机博物馆的创始人正积极与美国和韩国的类似博物馆开展交流。之前,美韩的这些博物馆被公认拥有此类乐器中最具价值的收藏品。事实证明,我们的藏品更好,而且博物馆的创始人,曾经的马戏团演员В.И. 杰利亚宾,早在30多年前就开始收藏,远早于美韩。当你轻轻触摸男低音歌唱家费多尔•夏里亚宾,导演兼演员康斯坦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女中音歌唱家纳杰日达•普列维茨卡娅,男高音歌唱家伊万•叶尔绍夫等传奇人物曾经使用过的乐器时,那种内心的惊喜与敬畏之情无法用言语表达。其中一个大厅里摆放着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乐器。这里收藏着第一波移民从俄罗斯带往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老式带喇叭的留声机和机械录声机,有世界上最大和最古老的Julius Heinrich Zimmerman乐器公司,列比科夫公司和布尔哈德公司生产的乐器,以及大量的唱片。最重要的是,我所得到的不是私立博物馆名录,而是博物馆创始人名录,他们是真正的俄罗斯天才。大多数私立博物馆的存在仅仅有赖于其所有者的热情和奉献精神,这是我在欧洲、美国、中国或日本都没有看到过的,这也是我们的人民,尤其是我们的民间博物馆所固有的精神。他们没有钱,通常以小生意维持博物馆的生存,以保护所在边疆区、城镇、村庄的历史。还有一个例子是位于布里亚特的彩虹宝石博物馆,博物馆的所有者弗拉基米尔•阿廖申非常难过,因为人们对他的博物馆兴趣不大,但他坚信他的天然宝石和矿物藏品一定能够迎来固定的访客:“好吧,总有一天他们会来的!”我刚才提到的留声机博物馆的创始人曾对我说,位于彼得保罗要塞内的博物馆,收入只够支付租金和水电费。

——私立博物馆开支巨大。您认为私立博物馆创始人的主要动机是什么?

——我想,每个人的动机都不一样,五花八门,从最难以置信的,到最平淡无奇的。例如,大约15-20年前,艺术家维克多•尤里耶维奇•巴格罗夫通过建立博物馆拯救了谢尔盖耶夫镇整条老街。他和邻居们很巧妙的给原来的房子添盖了厢房,开设了农民生活博物馆。 那以后,房子后面一栋栋摩天大楼拔地而起,而那5-6个小木屋仍然矗立在他所住的街道上。不久前,我们刚刚考察归来,在此期间我们参观了十五个博物馆,例如橡树木化石博物馆。博物馆位于科济莫杰米扬斯克市(马里埃尔共和国)一栋前商人所有的豪华房子里,占地面积约一千平方米。馆长弗拉基米尔•卡扎科夫拥有渊博的古地理学知识,致力于重振被遗忘的沼泽橡木开采、加工和利用工艺,展现使用这种独特的天然材料创作的系列艺术作品。由于河岸的侵蚀,数百年前沿河的橡树林被水淹没。由于缺少氧气,在单宁(卤代丁酸)的影响下,木材变成了混合着深蓝、优雅银或银灰色纹理的黑色。令人难以置信的色彩激发大师们创造出不同寻常的美丽。通过在俄罗斯科学院进行放射性碳分析证实:博物馆藏品的木材年龄,最老的4600岁,最小的500岁。博物馆还收藏沼泽橡木相关档案文献,这些文献曾经被当作废纸丢进垃圾箱。对沼泽橡木的最新科学研究已经是20世纪70-80年代的事情了。与此同时,世界上只有少量的沼泽橡木矿床,而我国的沼泽橡木矿床价值达150亿美元。日本人和中国人正翘首期盼,允许他们介入俄罗斯河床清理工作。普希金诺郊区城镇细木工工具博物馆的所有者32年来收集制造和修复家具、乐器,以及车工和木工活、造船和箍桶的工具。他收藏的2000件工具中不仅有俄罗斯制造商,还有美国、德国、法国、荷兰、西班牙甚至日本制造商生产的工具。藏品被录入吉尼斯世界纪录。他的父亲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就开始在德国收集木工工具。子承父业。博物馆内不只介绍展品,还教你如何使用。博物馆必定是有自己的历史故事,否则就不可能存在。一段段历史,一个个故事令我们每个人深思。

——您的数据库中现在有多少个私立博物馆?

——我现在差不多有400家私立博物馆的信息。名录仍在不断得到充实,但我没有时间立刻将所有内容一次性更新。我希望这个项目的每一位参与者都打开名录,通过这本名录与同行取得联系。这本名录中不仅有相关信息,还可以找到联系地址、电话号码。

——您如何获取有关新建私立博物馆的信息?

——主要通过口口相传了解我们的在线资源。在线资源的效率比我们想象的要高得多。

——您将这种联合称为私立博物馆活动促进会。在您看来,这里的促进包含什么?

——我是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律师。当博物馆事业领域出现新的东西时,包括我们所说的私立博物馆,我就会收集有关信息制作成文档。我自己经常前往全国考察,这既是时间问题,也是组织管理问题。我们写有关私立博物馆的文章,提各种有意义的建议。我们的俄罗斯私立博物馆网站已经上线,名录也将出版。通常我们的博物馆一个月会组织15到20场展览。9月,我们将开办一个展览,此次展览的目的不是为了带来经济收入,基本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我操劳。但另一方面,这将是对协会的真正贡献——俄罗斯私立博物馆展。我们向全俄罗斯,从远东到加列宁格勒的200家博物馆发出邀请。届时,人们将带着他们的展品,展示自己,互通信息,彼此交流。我希望,俄罗斯联邦文化部、俄罗斯博物馆联盟能够予以关注,希望为莫斯科人打造一项有趣的盛大活动,让他们在庆祝城市日活动期间可以参观我们的展览。但目前我还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需要去各个部门汇报、请示,寻找盟友。我还想要拍一部俄罗斯民间博物馆宣传片,现在这项工作已经启动了。此外,我现在正在自筹资金将俄罗斯私立博物馆名录翻译成汉语。我和中国大使馆有联系,所以中国的旅行社将从官方渠道收到这些名录,以便将其列入中国政府推荐的俄罗斯博物馆参观名录里。毕竟,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旅游资源已经超负荷运营了。上述所有例子都表明,许多私立博物馆是我们文化的根本。它不同于官方文化,不是舞台剧,而像是考察归来带回的独特的民间口头创作。在我看来,各个地区都应该对私立博物馆的存在和质量做出评价。这些是非经济成分,数字往往不大正确。例如,梁赞曾经有一个大型军工厂,厂家认为在喀山生产所获取的利润更大,于是迁走,而梁赞的一千多人失去了工作。而博物馆恰恰相反,需要吸引人们前来参观和投资,保护我们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