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儿童博物馆已开设了一个新的教育和专业游戏馆 – 俄罗斯私人博物馆
  • 首页
  • 新闻
  • 苏联儿童博物馆已开设了一个新的教育和专业游戏馆

苏联儿童博物馆已开设了一个新的教育和专业游戏馆

创建一个额外大厅的需要出于收藏中的许多与该题目相关的玩具与客人的意愿。

博物馆馆长奥列霞·日利佐娃表示:“我们在博物馆空间中又创建了一个空间,您不仅可以听到信息并看到展览品,还可以沉浸在儿童的创造世界里。”

让我们在大厅里游览并熟悉展品。 起点是积木架子。 “我是我母亲的工程师”是一个有科学依据的笑话。真正的积木本来为了孩子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玩,而不是盲目地遵循模式设计的,这样它能够发展数学和逻辑思维的能力。精细动作的操作当时也具有很重要的作用。

请注意。我们博物馆架上的珍宝:铁积木“学校的” 、“青年”。

该设计作为孩子上学之前和学习理工课程的事先准备的一种形式,即在家里又在初学专业课程中进行。

年龄较大的男孩和女孩喜欢极专门的积木,请你们看看:“年轻技术员” 、“年轻电工和电子学家” 、“飞机设计师” 、“光学实验室”和“年轻化学家的仪器”。 这只是苏联为儿童制作的各种积木中的一小部分。

这样的玩具组合可能已经属于具有职业偏重的游戏。 还有:“年轻木工” 、“年轻木匠” 、用于燃烧,压花和雕刻的玩具组合。

我们去观看一下玻璃架子。 在这里,我们展出了各种各样的逻辑游戏。 它们非常适合个人游戏以及与亲朋好友进行的有趣活动。

“活石魔方” 、“蛇” 、“沾人游戏” 、“迷宫”,不同难度的益智游戏、罗托、多米诺骨牌、棋子,国际象棋,当然,很想尝试一下,旋转,组装和拆卸所有这些东西。

当时人们对孩子的美学发展和教育给予极大的关注,因此,博览会展出了乐器。 孩子们学弹奏乐器,并了解音乐和乐谱。 而父母决定,是否将孩子送进音乐学校。

在苏联儿童博物馆,通过飞机、少先铁路以及照像和录像设备模型,展示了直接用于将知识和专业技能传递给青少年和年轻人的整层游戏和玩具。

在附加教育小组中,小学生从事建模、创作,并为将来的职业选择做准备。

我们将在桌面游戏的架子旁边完成大厅的整个旅程。 如今,这种带教育因素的娱乐方式再次流行起来。 游戏在类型、主题方面与玩家的互动有所不同。 因此,任何年龄的孩子都可以参加令人兴奋的教育游戏。

我们再一次邀请客人们尝试苏联时代的桌面战斗。

最后,我们想提醒一下,游戏是沉浸在真实(或虚构)现实中的最自由、自然的形式,旨在其研究,表现出个人的“我” 、创造力、活动性,独立性,自我实现。 你们可以自己玩,和孩子一起玩,让孩子们玩那些有助于他们发展和学习的游戏。